胸口緊的發疼

突然的充實
像是噗咕鳥準確的報時
時間一到全都湧出來

 

發條上緊再上緊
確認再確認

一絲不苟的鞭策著

 

像是那些;這些
也都從腦中不斷地反覆迴旋
就像 Whirling Dervishes

反覆再反覆

 

當一切是如此的肯定與確切
前方似乎透著一絲光亮

但我還是專心著眼前這兩步就好了吧?

 

 

 

 

 

但這窒息感是...........?

創作者介紹

一起飛走巴 ✈

飛巴 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